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H级生活 >伊波拉 、马尔堡病毒双肆虐,抗疫药物股价一飞沖天 >

伊波拉 、马尔堡病毒双肆虐,抗疫药物股价一飞沖天

发布时间:2020-06-17 浏览量:666人次
伊波拉 、马尔堡病毒双肆虐,抗疫药物股价一飞沖天

西非伊波拉疫情持续蔓延,更透过空中交通,来到非洲以外,1 名于 2014 年 9 月 19 日自赖比瑞亚飞回美国德州达拉斯的男子邓肯(Thomas Eric Duncan),在 9 月 24 日出现症状,到 9 月 26 日才就医,但最初遭到误诊,至 9 月 28 日才诊断出感染伊波拉开始隔离治疗,隔离前的这段期间内他曾四处拜访亲友,消息传出引起当地一阵恐慌。

疫情的蔓延

10 月 6 日,又有一位在赖比瑞亚採访而感染伊波拉的美国摄影记者,搭乘特殊飞机,于严格戒护下,返美前往内布拉斯加医学中心的特殊隔离单位治疗,成为第 5 位返美的伊波拉病患。

在欧洲,2014 年 10 月 6 日,西部牙卫生部宣布首位在西非以外感染伊波拉病毒的病例,感染来源是神父别霍(Manuel Garcia Viejo),他于西非感染病毒后返回马德里治疗,后来神父仍不幸过世,但照护别霍的医护人员之中,有位护士经初步检验也感染了伊波拉病毒,伊波拉再扩大感染範围的消息,让全球更加恐慌。

祸不单行的是,就在伊波拉疫情还不可收拾的同时,同样在非洲的乌干达,又传出伊波拉的兄弟病毒--马尔堡病毒(Marburg)肆虐,2014 年 10 月 5 日,乌干达卫生部宣布,9 月 30 日有位医疗人员因为感染马尔堡病毒出血热而过世,曾与他接触过的 80 人已经遭到隔离,但死者的哥哥已经出现感染马尔堡病毒的症状。

马尔堡病毒与伊波拉病毒同为丝状病毒,感染后的症状类似,也一样致命,就在西非伊波拉肆虐的同时,乌干达又传出马尔堡病毒疫情,全球人类不禁开始检视手上能够对抗这 2 种兄弟病毒的医药武器。

不足的血清製剂

很不幸地,最初用来帮助美国感染伊波拉 2 位医护人员有初步成效的鸡尾酒式抗体血清製剂 ZMapp,由于生产公司 Mapp Biopharmaceutical 将手上存货都免费提供给西非疫区,而血清製剂的生产过程又相当缓慢,结果在 2014 年 8 月,所有存货都已用尽。

另一方面,西班牙神父别霍也一样接受过 ZMapp 治疗,但依旧去世,显示 ZMapp 也并非一定见效的灵药。事实上,在动物试验中,ZMapp 就只能拯救 43% 受到伊波拉感染并出现症状的猴子。

不过,并不是没了 ZMapp 人类就束手无策,尚有其他多家药厂也有能对付伊波拉的开发中或试验中药物,而理所当然地,这几家公司随着伊波拉疫情逐渐扩散,股价也跟着直冲云霄。

药厂的争相投入

加拿大药厂 Tekmira Pharmaceuticals 就是其中之一,其所开发的 TKM-Ebola 药物,针对伊波拉病毒身为 RNA 反转录病毒的特性,专门攻击伊波拉病毒的 RNA 聚合酶,在美国传出确诊伊波拉病患「趴趴走」消息之后,10 月 1 日美国股市一开盘,Tekmira Pharmaceuticals 股价马上直线上升,从每股 21 美元左右直升 25 美元上下,至 10 月 3 日涨到每股将近 30 美元,到 10 月 6 日才回档到 24 美元上下,不过这点波动,比起整个伊波拉事件爆发以来的涨幅,可说小巫见大巫,在 2014 年 7  月的低点,Tekmira Pharmaceuticals 股价只有约 9 美元上下,若以10 月 6 日的股价 24 美元上下比较,涨幅高达 166%。

伊波拉 、马尔堡病毒双肆虐,抗疫药物股价一飞沖天

感染伊波拉病毒返美的美国医师萨克拉(Rick Sacra),就接受了 TKM-Ebola 的治疗,同时他也输入前两位接受 ZMapp 治疗而康复的医疗人员所提供的血清,由于疗法有效,萨克拉医师于 9 月 25 日出院,身上已无病毒。萨克拉医师在赖比瑞亚开始发烧时,为了不要感染他人,将自己反锁室内 3 天,他表示从未想过竟能从伊波拉病毒的魔掌中存活下来。

Tekmira Pharmaceuticals 应用同样的药理,也可同时对付伊波拉病毒的兄弟马尔堡病毒,试验中的对抗马尔堡病毒药物就取名叫 TKM-Marburg,若马尔堡病毒疫情扩大,Tekmira Pharmaceuticals 股价可望再创新高。不过,Tekmira Pharmaceuticals 表示,TKM-Ebola 也一样是试验中的药物,产量也是有限,若要大规模应用,可能仍供不应求。

另一方面,美国酿出「趴趴走」风波的伊波拉病患邓肯,目前正接受 Chimerix 的伊波拉药物 brincidofovir 的治疗,brincidofovir 原本也并非专为伊波拉所开发的药物,而是为了对抗巨细胞病毒(CMV)而研发,后来发现  brincidofovir 还可以对抗天花以及腺病毒等多种病毒。2014 年春,此波伊波拉疫情开始时,Chimerix 测试 brincidofovir 对伊波拉病毒的效果,发现也有效,在疫情威胁下,brincidofovir 获准直接进行临床试验。

Chimerix 的股价自然也是一飞沖天,从 2014 年 5 月低点约 15 美元以下,到 2014 年 10 月 6 日最高涨至 33.9 美元,涨幅超过一倍。

转战製药领域的 Fujifilm

日本富士软片(Fujifilm)股价也受到伊波拉疫情激励。过去富士软片以製造底片闻名,相机数位化后转型製造数位相机,但数位相机也受到照相手机威胁,富士软片于 5 年前进军製药领域,买下富山化学工业株式会社(富山化工),富山化工开发抗流感病毒药物 Favipiravir,日后正式命名为 Avigan。由于流行性感冒与伊波拉病毒同为 RNA 病毒,无心插柳柳成荫,Avigan 破坏 RNA 病毒反转录的药效,意外的也能对付伊波拉病毒,成为对抗伊波拉的新希望。

富士软片已经提供 Avigan 给法国与几内亚政府,进行中等规模的临床实验,而与前 2 种药物不同的是,富士软片对于药物的生产极有信心,由于 Avigan 原本就正在美国针对抗流感药效进行最终阶段临床试验,因此富山化工已经建立一定的产能,富士软片表示,可以很快生产出足以供应 2 万名伊波拉病患的剂量。

反映在富士软片的股价上,2014 年 5 月,此次伊波拉疫情失控的消息开始渐受国际重视时,富士软片于东京股市股价低点仅略高于 2,500 日圆,随着疫情一路升温,股价也一路上涨,至 2014 年 10 月 7 日已经涨至 3587.5 日圆,涨幅超过 4 成;于那斯达克股票交易所(NASDAQ)股价也从 5 月的低点约为 25 美元上下,一路上涨至 2014 年 10 月 6 日已经超过 32 美元,涨幅将近 3 成。

伊波拉 、马尔堡病毒双肆虐,抗疫药物股价一飞沖天

并非全然高涨的股价

其他股价自 5 月低点至 10 月初,涨幅超过 3 成的伊波拉相关公司,还有 BioCryst Pharmaceuticals、Inovio Pharmaceuticals 等,而 Hemispherx Biopharma 趁着伊波拉的热潮,发表将开发相关疗法,股价从 9 月起拉出一波 4 成的涨幅,但由于先前于 7 月股价大跌,9 月大涨后与 5 月相较仍涨幅不多。

不过也不是沾到伊波拉的边就都能股价鱼跃龙门,以开发 ZMapp 的 Mapp Biopharmaceutical 而言,由于未公开上市,所以无所谓股价涨跌;开发伊波拉疫苗的葛兰素史克药厂,股价表现不仅未受激励,还因中国贿赂弊案的影响而呈现躺平状态;一样开发伊波拉疫苗的 NewLink Genetics,股价虽然在 10 月 1 日也受疫情消息激励而直线上升,但到 10 月 6 日又打回原形,而且从 5 月以来股价可说只是在同一区间中上下震荡。

而 Sarepta Therapeutics 也一样同时开发伊波拉病毒与马尔堡病毒的新药,但是产能无法开出,表示其伊波拉药物数週后只能出货几十剂,而如果能得到美国政府资助,才能扩大产能再生产 100 剂。由于这样的数量简直是杯水车薪,也难怪 Sarepta Therapeutics 不但没有股价一飞沖天,还反而从 5 月的 35 美元以上,跌落 22 美元上下。

机器人投入抗疫

除了药物以外,机器人也一样加入对抗伊波拉的行列,美国新创事业 Xenex 开发了能用紫外线脉冲消毒,在 5 分钟内自动消灭伊波拉病毒的机器人「小萌」(Little Moe),由于许多感染伊波拉的医疗与一般工作人员很可能是在清理病患接触过的物品时受到感染,有了自动消毒机器人,可以大为减少工作人员染病的风险,唯一的缺点是这款小萌机器人不像自动打扫机器人一样能自己到处消毒,还是要人推它进去,无法彻底杜绝感染的危险。或许只能期待开发 Roomba 的 iRobot,或是最近也进军自动家事机器人的戴森(Dyson),能加入开发自动消毒机器人行列,助防疫一臂之力了。

上一篇: 下一篇:
可能感兴趣信息
热门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