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H级生活 >Google的设计革命 >

Google的设计革命

发布时间:2020-06-07 浏览量:212人次
Google的设计革命

做为一个以数据为本的公司,Google 在设计上有着不怎幺辉煌的过去。公司的第一位视觉设计师 Douglas Bowman 就因无法忍受这种文化而离开。不过,自从 Larry Page 担任 CEO 以来,公司的设计出现了令人赞赏的突破。从 web app 到行动 app,Google 似乎渐渐找到了适合自己的视觉语言,并且开始以统一的风格来打造使用者体验。在此前的一些报导中,我们已经了解到,这是 Larry Page 在公司内部推动产品重设计,以及各部门设计师合作的结果。The Verge 最近深入 Google 内部,与他们的设计师们进行交流,得到了更多的内幕资料。

根据 Google 搜寻首席设计师 Jon Wiley 的说法,Larry Page 就任 CEO 后的一个命令就是重新设计所有产品。Jon Wiley 有两个月的时间把 Google 搜寻改头换面,并且开始从整体上思考 Google 的整体风格,「我们必须使所有产品变得漂亮」。

Jon Wiley 将这项计划命名为「Kennedy」,公司的资深设计师们聚一起,定下了一些设计上的原则,同时还得到 Google 创意实验室的协助。Google 创意实验室集合了公司纽约办公室的顶级设计师,做了绝佳的产品行销而广为人知。

「Kennedy」计划影响了 Google 的一系列产品。在 Larry Page 担任 CEO 的三个月后,Google 发表了全新版本的 Google 搜寻、Google 地图、Gmail 和行事曆。接下来,Google 发表了 Google Now 以及一系列 iOS 应用。这些产品都遵循了「Kennedy」计划产生的设计理念。Jon Wiley 说,曾经的布朗运动已经变成了设计理念的流动溪流,虽然路上会有分支,但都流向一个统一的方向。对此,Android 使用者体验主管 Matias Duarte 说,「Google 正在经历一场设计革命」。

在这次採访中,The Verge 网站了解到,Google 仍然没有一位总设计师。不过,公司有统一的流程来贯彻设计理念。「Kennedy」计划中诞生了一个非常重要的团队:UXA。团队的成员是纽约的一些设计师。Google 并不公开提到 UXA 团队,这使它显得有些神秘。UXA 是一个小团队,但是它和 Google 重要产品的顶级设计师们进行日常合作。它的任务是「设计和开发一套真正的 UI 框架,将 Google 应用转变为对使用者可用的漂亮、成熟、易接近和统一的平台,」并将这种理念贯穿到所有的产品中。

关于设计师们的交流,Jon Wiley 说,「我们走到一起,我们吃午餐,我们不停地交流」。Google 地图行动版首席设计师 Darren Delaye 说,开发 iOS 应用的设计师们会讨论产品获得的反应以及设计上的一些尝试。

要了解 Google 的设计流程,Google Now 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Android 的产品主管 Hugo Barra 曾经告诉 The Verge 网站,它开始于一项 20% 计划,结果变成了更加庞大的计画。

「当谈论设计、设计文化的崛起以及 Google 的设计流程时,Google Now 从许多方面来说都是是一个很好的例子」,Android 使用者体验主管 Matias Duarte 说。Google Now 团队需要将 Google 不同的服务融入一个界面之中,而且「看起来是 Android 的自然延伸,同时不失去 Google 风格」。为此,Android 团队采用了与「Kennedy」计划一样的流程,在整个公司内部进行合作。

「我们和 Jon Wiley 的搜寻团队紧密合作,因为他们构建的是 Google Now 的一大部分——知识部分。我们和伦敦的 Android 团队紧密合作,他们开发的是语音部分。在 Moutain View 的 Android 团队可以了解你的位置讯息。我们聚在一个很大的作战室,搅拌,混合,重新开始,试图创造出最简单的体验。」

Duarte 强调了字体的重要性。Google Now 使用了大量的空白,而不是人工的分割。「我们真正想要的是大胆的字体、空白和大图片带来的强调作用、风格和层次感,并呈现在我们给予你的卡片上」。这是 Google 的新风格,并且会在整个行动产品中推行。

Google Now 关键的设计隐喻正是他以前在 webOS 上使用过的卡片。它完成了形式和功能的统一。Google Now 的设计完全有可能影响整个 Android 设计。Duarte 说,Android 的设计指导 Holo 是非常灵活的,它可以处理 Google Now 提供的设计线索,因为 Holo 不强迫视觉和感觉上的一致。

Google Now 的卡片,以及」Kennedy「计划产生的理念,为 2012 年的所有重设计定下了调子:一种现代的内容框架,它抛弃了笨拙的人工阴影,代之以乾净的线条、生动的颜色和高度可读性的字体。卡片影响了搜寻结果上的知识图谱、Google+ 的账号界面以及 iOS 上的 Google 地图。

Jon Wiley 说,Google 风格应该介于苹果的拟物化和微软的 Metro 设计之间。新的 Google 有深度,但并不浮华。

对于设计师来说,最大的挑战是设计一个跨平台的界面,同时保持原生感。Gmail 的首席设计师 Jason Cornwell 说,Gmail 重设计的目标是「使 Gmail 在网路、Android 和 iOS 上有统一的视觉感,但是要找出这些平台的特别元素,将其和 Gmail 推行的整体风格融合起来。」

Gmail 的 iOS 版经过了多次重设计,才找到了正确的方向。应用上有一个表示新内容加载的「spinner」动画,其灵感直接来源于 Google+ 上独特的下拉动画。从这个小细节里,可以看到 Google 不同产品设计团队的合作。

Google 地图 iOS 版是新设计理念的实践。Google 地图行动版的首席设计师 Darren Delaye 说,这个全新起步的产品是一次非常好的机会,「我们可以试验、起步,做出全新的东西」。Google 地图 iOS 版结合了「Kennedy」、Google Now 和 Google.com 的许多元素。许多人认为 iOS 版的地图甚至超过 Android 版,对此,Darren Delaye 说,这两个应用是同一个硬币的两面,反映的是不同时间段的 Google。他说,地图的成功之处并不是它的界面,而是你操作步骤是否足够简单。

Google 地图 iOS 版最完整展示了 Larry Page 的愿景:简单、有用、赏心悦目的设计。它展现出 Google 的一种新趋势:跨平台、跨团队和跨产品的合作。「每个人的工作都基于 Google 最新的做法」,Daleye 说,「当产品中出现了新的或有意思的东西,而且可以被广为採用的话,我们就会把它们放入整体的设计语言中」。他说,这是「我们开放文化的一个特性」。

在採访中,每一个人都会重复这样的话,「一个简单、漂亮、有用的 Google。」Jon Wiley 说,不同团队开发的应用,都是「Google 化」的,「这只是通过彼此交流做到的,而不是跟随严格的设计规则。」

Android 使用者体验主管 Matias Duarte 说,「我们正在 Google 整体内部缓慢构建一个真正的设计文化。团队是独立的,但是交流、友情和合作正在不断成长。」

与 Eric Schmitt 担任 CEO 不同,Larry Page 更乐意让人来做出设计决定,而不是数据。不过,Google 的设计过程仍然是自身文化的体现,Larry Page 并没有进行微观管理,他让员工处理具体的设计过程,同时用核心的设计师进行指导。对于 Google 的设计革命,The Verge 所下的总结是:

上一篇: 下一篇:
可能感兴趣信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