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主页 > H生活港 >出席者:计划多疑点‧政治法律力量阻莱纳来马 >

出席者:计划多疑点‧政治法律力量阻莱纳来马

发布时间:2020-06-19 浏览量:342人次
出席者:计划多疑点‧政治法律力量阻莱纳来马(吉隆坡3日讯)由律师公会举办的“莱纳等同辐射”论坛的主讲人和群众认同,要阻止莱纳在关丹建设稀土厂,除了民众力量,还必须依赖政治力量,以及法律管道。他们认为,莱纳在关丹设厂存有太多疑点,而政府和厂方对这项计划含糊带过,所提供的资料和数据不明确,没有拿出诚意和意愿解决问题,是整个问题的关键。威胁70万人健康化学环保工程师陈嘉庆博士强调,莱纳在关丹建设提炼厂将会威胁70万居民的健康,并会导致我国面对650亿令吉的棕油出口损失及高达1000亿令吉的企业经济损失;而我国在未来30年,还要承担高达210亿令吉的有毒放射性废料处理成本。他表示,莱纳将从澳洲入口6万6000公吨的稀土到关丹格宾工业的工厂,以提炼2万2000公吨稀土氧化物,它也将每年106公吨的钍和每年4公吨的铀到格宾。他说,在生产过程中,莱纳每年将丢弃23万含放射性的钍、铀、钡、镭、稀土矿、重金属的固体废料和有毒物质。“同时,每一个小时,将会有500公吨的清洁水在运作过程中受污染,并排放至河流及大海。另外,每一小时,也有高达9万立方米的气体被释放到空气中和园地,它们可能含有有毒的放射性钋,铅,酸性烟雾等。”莱纳获免税12年他也透露,根据Kualiti Alam公司的计算,处理莱纳有毒放射性废料的30年的总成本高达210亿,另外,48公顷用以进行污水处理的工厂,所堆放的有毒放射性废料将达18.5公尺,也就是6层楼般高。这项由律师公会举办的论坛,共邀得4名主讲人主讲,另3名主讲人为巴贡水霸和亚洲稀土案件的首席律师古迪亚星、律师韩启竝和健康及安全学理专家贾也巴兰。陈嘉庆说,虽然政府和莱纳一再强调,稀土厂的运作不会对人民健康带来负面影响,可是莱纳没有公布整个计划的详细内容,叫人难以释怀。“就像我们根本不知道莱纳的整个计划。它的环境评估报告在那儿?它的资金计划是怎样方?它撤离后,谁对后果买单?突发事件的应急预算怎样?”“莱纳和政府也没有对放射性废料的处理、运输和贮存给予一个明的解释,而且也没有拿出诚意来解决这些关键问题。”他说,政府给予莱纳12年免税的措施,而莱纳也将从中赚取超过100亿盈利,可是创伤却是由关丹人去承受,这是非常不公平的。莱纳怀柔政策村民态度放软来自关丹的反稀土份子哈那达在讲述关丹反稀土的演进时表示,在莱纳公司怀柔政策的攻势下,最受稀土放射性危害的巴洛的马来村民明显的放软态度,不再坚持反稀土的立场。他说,这是令人担忧,也是反稀土运作面对的冲击。他指出,反稀土运动从2008年一路走来,非常艰巨,从开始只有区区数十人的参与,到后来成功号召数十万人,才看到事情出现转机。“日本福岛核能泄漏事件的确对反稀土运动起了振奋的作用,唤醒我国人民的忧患意识,可是,莱纳不甘坐以待毙的怀柔手段,确是叫人担忧。”他表示,有很多人说,反稀土运动已演变成政治课题,可是,在这个事件上,不通过政治力量,是难以阻止的。“我们也在寻求法律途径以达致目的。”公众问组织财务引叫嚣在论坛开放给公众发问时,发生了一起小插曲。首名站出来要提问的公众,没有问及与主题相关的问题,反而是对关丹反稀土组织“拯救马来西亚委员会”的财务和注册问题穷追猛打,引起出席者的抗议叫嚣。这名公众要求解释为何这个组织是以公司名义注册,而不是非政组织。他也追问这个组织的钱的去向。虽然主持人加以阻止,并认为提问与主题无关,惟人在现场的该委员会主席陈文德大方的上台,简单的解说,该组织是基于难以以反稀土名义注册,才把委员会注册成公司,而他是随时可以公开财务报告。澳环保份子:从源头阻莱纳进驻来自关丹,目前居留澳洲墨尔本的环保组织份子陈丽玉凭她在澳州参与活动的经验认为,有效制止莱纳入驻大马关丹的一个途径是通过在源头採取法律管道。她说,只要澳洲法庭裁决莱纳公司不能把有毒废料输出口,以危害第三国家的安危,那大马就有机会逃过稀土的祸害。她认为,这是大马反稀土组织可以参考的一项建议,即从源头下手,让莱纳无法进驻大马。“澳洲的企业法令和运输法令都有条例可以採用,以阻止稀土输出口,只是现在的问题是,谁要作出这项提控呢?”辐射无论高低仍致癌曾为红泥山亚稀厂受害者治疗白血病的毒理学家贾也巴兰以亚洲稀土厂的例子强调说,任何放射性物质是没有绝对安全的,无论辐射程度的高低,接触这类废料还是具有一定的危险性。“所谓的‘低’,只是一种印象,毕竟它依然是致癌物质。”他认为,在职场的健康和安全方面,是可以通过“控制层次”的政策处理方案来消少工作场所的危害,那就是通过去除、行政管制和防护设备。他表示,在1979年成立的亚洲稀土私人有限公司,最大股东是日本三菱化学,该厂是在1982年投入营业,并引起附近居民大力抗议;虽然当年的首相和相关部长都表示,埋毒槽是在严格的标準下建造,但后来的测量结果显示亚稀厂附近的辐射水平高出安全水平。他说,居民后来成立霹雳州反辐射抗毒委员会,并向法庭申请制止亚稀厂继续生产有毒的辐射废料。经过多年抗议,三菱化学虽然赢得官司,但最终还是宣布永久停业,撤离红泥山,这是因为三菱化学顾忌到居民的强力抗议,会对他整体的公司的发展造成影响。‧2011.12.03
上一篇: 下一篇:
可能感兴趣信息
热门文章